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往昔风云>>>治好白内障 中医唐由之让晚年毛泽东重见光明
治好白内障 中医唐由之让晚年毛泽东重见光明
发表日期:2014/4/11 7:16:00 出处:健康频道 作者:国华辑录 发布人:bls555888 已被访问 201

治好白内障 中医唐由之让晚年毛泽东重见光明

 


    唐由之,男,汉族,1926年7月出生,中国中医科学院主任医师、研究员,1946年起从事中医临床工作,为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首都国医名师”。

    中医唐由之用唐诗说服毛泽东,用医术使这位83岁的老人眼睛复明

  唐由之1974年底参加的那次会诊有些特别。

  虽然文革中停止了职称评定,他还在北京广安门医院当着主治医师,但参加重要会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许多部级乃至副总理级干部发生眼疾,周恩来总理都喜欢介绍他们找唐由之治疗。

  这次特殊的会诊,在解放军三O五医院进行。来进行会诊的,像是“全科”,有内科专家、神经科专家、呼吸科专家。光眼科专家就有来自北京同仁医院、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广州中山医学院的五六位专家。

  更神秘的是,会诊时,医生们除了听取病情外,只得到患者年龄和性别的信息,其他有关患者的信息一概没有通报。

  患者原来是毛主席

  这次会诊中,除了通报的病情,专家们还可以向会诊组织者提出进一步了解患者病情的要求。在得到相关病情的说明后,眼科专家组已经能够确诊患者得了白内障,但是严重到什么程度却不知道。

  会诊后,与会专家被要求不能把这次会诊的事情告诉医院,也不能告诉家人。但事后还征求他要请谁当他助手的意见,他提出助手请高培质。

  一个月后,有人来找唐由之,要他外出工作一趟,他意识到可能是去看上次会诊时提到的病人。当时是物资紧缺年代,一切物品凭票供应,于是唐由之就问对方,要不要带粮票,对方告诉他不需要,只要带些洗漱用具和换洗的衣服就好了。

  唐由之就这样登上了飞机,也不知道飞机向哪儿飞,透过窗口往下看看,再看看太阳,算算时间,才知道是向南飞。

  飞机降落在杭州,唐由之等眼科专家们才知道目的地到了,并且明天要见的患者是毛主席。

  医生们见到的毛泽东,和大家想象中的健康状况,相差太远了,这让一群医生心里都很难受。82岁的毛泽东正躺在沙发里,听说医生来了,艰难地想撑起身子站起来迎接他们,医生们能看出他的身体努力了几下。忙说,您是前辈,您不要起来,我们来给您检查一下眼睛。此时的毛泽东不再是报纸和收音机里“满面红光、神采奕奕、身材高大、声音洪亮”的形象。在与他相处的几个月里,唐由之也发现,老人家的腿部实在是无力,“他起身前,需要工作人员面对面站着,让主席的手搭在对方的肩上,双手扶着工作人员才能站起来,然后一个人退,一个人进,像跳舞一样,才能走到门口。”

  1974年,毛泽东已经因白内障双目失明约一年多,唐由之回忆说:“毛主席全靠张玉凤读给他听,他记忆力非常好,大脑也很清晰。”已经明显苍老和消瘦的毛泽东就是在1974年,提出了对于国际和国内各项高瞻远瞩的政治见解。在这间后来被唐由之改造成手术室的书房里,毛泽东头脑清醒地会见赞比亚总统卡翁达,并在此次会见中提出了三个世界的划分;提出了由邓小平担任国务院第一副总理。对世界的政治格局和中国的发展影响深远。

  但是无论毛泽东在北京还是在杭州办公,他都只能通过身边工作人员读文件的方式来工作了,这样的国家机密,老百姓并不知道,早在1973年中共十大闭幕时,他已不再能独自站立起来,机智的周恩来一语解围:党代表们全体起立,用热烈掌声欢送毛主席离开会场,当时没人知道他已经站不起来,也不能走动了。他身边的亲密战友周恩来说:“主席要目送大家离开。”毛泽东跟着说:“你们不走我也不走”,才使这一机密得以继续保守下去。

  西医?中医?党中央来决定

  毛泽东几乎失明一年多以来,无论是他自己还是党中央,一直在采取保守的方法,没人敢提开刀的事。影响毛泽东白内障手术的,主要是他的慢性肺心病,1970年代初,他还休克过。他咳嗽得厉害,痰多,但咽喉麻痹使他没有了正常情况下咳嗽以后的吞咽反应,害得他吐不出痰来,每次吐痰都要把上身弯到沙发上,靠重力排出痰液,或者靠张玉凤帮他抠出来。这种情况下,当时西医白内障手术4到6毫米的切口,都有可能造成手术意外。西医白内障手术后通常会缝五针,无论术中还是术后,如果咳嗽厉害了,缝合处有可能开裂,裂开一针都有可能产生严重后果。所以风险还是存在的。

  即使西医手术治疗白内障在医学界早已有了成熟的疗法和共识,只是在对待毛泽东这位身份特殊的患者身上,谁都不敢把说有十分的把握。上级问西医给毛主席手术成功的把握是多大,答:85%。

  中医用针拨术治疗白内障需要几分钟的手术时间,切口只有1.8至2毫米,无需缝合,更适合年老体弱的患者。政治局同样要了解中医用针拨术给毛主席治疗成功的把握是多大,唐由之的回答也是85%。尽管唐由之从1958年起,研究并发掘出来的“白内障针拨术”,到1974年已经成功地帮助6000多名患者见到了光明,但他仍然不敢在毛泽东的手术前说百分之百的把握。

  到底让西医还是中医给毛泽东做手术,上级决定让中西医你一例我一例地在两个月时间里,让大量的手术及术后情况来决定。

  于是,被集中在国务院第二招待所的中西医专家们,开始了“比武”。他们的病人全部是来自敬老院、患有白内障并失明的老人。如果今天来的病人分给了中医做手术,那么明天来的老人就会分给西医去开刀,不偏不倚,每个医生分到的病人都是偶然的,病情也是随机的。对这些老人来说无论中医还是西医,集中到了第二招待所的都是全国最高医术的专家,手术操作炉火纯青。老人们在手术之后,他们伤口愈合情况、复明情况、身体各项反应,都受到高度的关注和长时间的跟踪。就这样开刀开了两个月之后,上级更加关注老人们的术后情况。

  基于毛泽东自身咳嗽不止的病情,以及中西医两种手术的对比和分析,唐由之越来越感觉到这次分量极重的手术有可能落到自己肩上。后来,党中央经过再三研究,把毛泽东的白内障手术交给了中西医结合的唐由之。这时唐由之开始失眠,血压也升高,专家组里同仁医院的同行帮他检察了眼底,发现是高血压性眼底出血。

  等待手术的几个月里

  党中央虽然决定了用中西医结合的针拨术给毛泽东治疗白内障,但毛泽东本人却不同意,失明一年多来,他没有停止过思考,虽然看不见了,却并不影响工作。毛泽东的书房里,一直放着新中国生产的第一块“上海牌”手表,他自己用不着看时间了,就把手表拿出来给大家用,他想知道时间,问一下身边工作人员。没有任何迹象表示,他急于复明。

  党中央把劝说毛泽东做手术的任务交给唐由之,让这位大夫给领袖讲解白内障产生的机理,药物治疗在哪些情况下有效,为什么他现在的膨胀期就必须做手术治疗,西医怎么做、中医怎么做。

  但是毛泽东并不太愿意接受手术。不光是眼部手术,他身边工作人员也告诉唐由之,毛泽东对医生的话,都是会打很大折扣才相信的——或者十句里他只信三句。他提倡调动自身的免疫力来对付疾病。面对这样的患者,唐由之只能另想办法。

  在与本刊记者的交流中,唐由之笑着承认了自己还是使用了心理战术的:“使用心理学嘛,我那是为了做通他的思想工作嘛”,83岁的唐由之更习惯于用他们那个年代常用的“思想工作”这个词。到了1975年,唐由之用了两句唐诗,终于初步说服了毛泽东同意用“金针拨障”治疗白障,他说:“盒中空燃决明丸”,是唐朝人在说有了病要吃中医的药丸,这首诗是白居易叙述中医眼科的诗,全诗为:“案上漫铺龙树论,盒中空燃决明丸,人间方药应无用,争得金篦试刮看。”

  唐由之用来说服毛泽东的另一句唐诗是“金针一拨日大空”,就是用中医的金针把白内障拨除掉,才会豁然开朗。唐由之专门拣出这两句说给毛泽东,就是告诉他,现在要用针拔了,光吃药是没有用了。对中国古典文学造诣深厚的毛泽东听到这里笑了起来,算是接受了中医的治疗方案。

  毛泽东同意手术后,为了给他提供最合适的手术设备和器械,周恩来又派唐由之到上海、苏州等地,设计定制了一套专门用于毛泽东手术的中医及西医器械。

  唐由之的夫人陆丽珠介绍说:“毛主席身高一米八多,比他高,他一米七八,所以为了让毛主席上下手术床更方便一些,手术中各种设施都更接近毛主席的需要,还要给他设计一套符合人体工程的设备,也包括手术器械。”当本刊记者问起,做针拨的针,是不是中医传统医书中记录的金针时,唐由之夫妇笑了,说:“针是不锈钢的,不是金针,针是在针拨术研究时特别设计的。”

  从第一次会诊接触毛泽东的病情,到最后实施手术,前后共用了十个月的时间。

  毛主席重见光明

  1975年7月23日,是给毛泽东动手术的日子,手术室就是他的书房。事前多天,唐由之已经让人悄悄把书房里的东西搬到了外面,对书房进行了无菌消毒。到了晚上十一点左右,毛泽东还没开口说可以手术,书房外的医护人员们都推举唐由之进去问问。

  唐由之问:“主席,您考虑好了没有?”毛泽反而问了他一句:“你都准备好了?”这样一对话,好像这天的手术能够按计划进行了。当得知唐由之准备好了,毛泽东又问了一句“没有缺点?”唐由之照实说:“有,我给您冲泪道的时候,您头在沙发上动了一下,我知道有一些疼,因为麻醉没有弄好。”毛泽东爽朗地哈哈一笑:“做”。

  四分钟使毛泽东复明

  毛泽东的眼睛很大,眼球也比常人的大一点,唐由之把面前的病人当成一位普通患者,开始他已经做过数千次的手术。毛泽东正在听唐由之跟他说话,正在解释为什么要给他加盐水,盐水流入口中时会有点咸,都消过毒入口也没关系。当他听到唐由之说把这只眼包起来手术就做好了时,手术已经做好了。前后只有四分钟。唐由之扶他起身时,老人家以为还没有做呢。

  唐由之扶着毛泽东回到他平时习惯的位置上,看到了周恩来、邓小平和一排人。他想向信任他的周恩来汇报手术,但周恩来早已把手术全过程看在眼里了,说“你去看好毛主席”。

  这一夜,和接下来的一天,唐由之就守在毛泽东旁边。随时防止感染和出血,周恩来听说唐由之亲自值班护理,很放心。

  毛泽东眼前蒙着纱布睡了两个小时,子夜时分醒来,呐呐地说了什么。但是他听不懂,毛泽东就请张玉凤拿来笔和纸,写出了鲁迅那首诗:岂有豪情似旧时,花开花落两由之,何期泪洒江南雨,又为斯民哭健儿。唐由之说,“主席,送给我吧”。毛泽东说“好,我给你签一个字”,就送给了唐由之。

  眼睛一好就不听医生话了

  唐由之心里有数,毛泽东手术很成功,一天就能愈合好,但他已经了解了毛泽东的个性,所以强调一定要给他包扎上三天,屋里不能放11度的眼镜。“如果在换药时,毛主席要用眼镜看一下的话,就给他其他度数的,让他看不清,否则他发现能看清了,就又不听话了。”

  但是,毛泽东还是很快就不听医生的话了。一位医生,为了给毛泽东一个惊喜,给了他一副11度的眼镜,结果,毛泽东那只被治好的左眼“一目了然”起来。说什么也不听医生劝告,非要看文件工作。再多劝他几句,他就用他习惯的手势,左右两小臂轮换着在胸前打圈,意思是:你们可以走了。

  别人都走了,书房里只剩下一位大夫。倔强的患者和恪尽职守的医生争执开了,唐由之就认准一条,“今天我是医生您是病人,您得听我的。您不听我的,我就是不走。”最后采取了折中方案,毛泽东戴上了一副唐由之给他特制的眼镜。左眼前是一个塑料“罩子”,中间一块11度的镜片,周围全封闭起来但是能透气,灰尘却掉不进去,手也摸不到眼睛,这才算是避免了可能发生的感染和其他并发症。唐由之在毛泽东身边陪护了几个月,有一次他和毛泽东各自看着自己的书,突然他听到身后这位已经83岁的老人哭了起来,他马上起身,发现他的病人已经哭得老泪纵横。毛泽东手里拿着一本南宋词,800年前的词人写下南北分离不能统一的悲怆,与当代词人毛泽东的一处心田发生了共振。

  离开中南海前,医疗组工作人员跟毛泽东合了一张影,毛泽东坐在正中间的一张椅子上,全体医护人员共8人呈侧翼型围站在旁边,毛泽东高兴地说:这下子,自己成了老太爷了,还跟唐由之相约,明年再来给他做右眼手术。

  唐由之不久后被派往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给毛泽东的好朋友金日成治疗眼疾,并从此结下了20年的友谊。令唐由之惋惜的是,他没有机会使毛泽东双眼都重见光明了,毛泽东没等到做第二只眼睛,就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在眼睛禁区动手术

  ■本刊记者/杨东晓

  他的病人有普通百姓,也有各国首脑

  唐由之在1975年毛泽东白内障手术成功后,又在毛泽东周恩来的派遣下,去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主席金日成会诊。

  此后一直到1994年的20年里,唐由之几乎每年去朝鲜一次为金日成进行眼科的保健。在长期的交往中,金日成与唐由之成为很好的朋友,1992年4月朝鲜政府授予唐由之、张淑芳两位中国医生“一级友谊勋章”,后来加入到此项工作的中国医生刘磊得到了“二级友谊勋章”。

  今天,中医眼科的古老理论和技法,仍然在为中国百姓和友好国家的元首们服务,而当年唐由之打破禁区,发掘“金针拨障术”,却需要何等的勇气。

  金针刺入禁区

  唐由之16岁师从上海名医陆南山先生,师傅带徒弟学了5年中医,22岁那年回到杭州开诊所。1952年,他又考上北京医学院,这5年科班的西医教育,使他成为一名中西医结合的大夫。

  就读于北京医学院时,唐由之有天和一位同学讨论起唐朝医书《眼科龙木论》中对于白内障针拨术的记载,他认为应该重新发掘出来。他同学的看法是古书中的“金针拨障术”现在之所以失传,是被历史所淘汰的,书中的记载,不过是把它当成了历史的供品。尽管双方观点不同,但是这位同学后来还是找到一本民国时出的《眼科龙木论》送给唐由之。

  中医眼科对于“金针拨障术”的记录,始自唐代终于明清。清朝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诸过文字。但是清时还有一本黄庭镜的《目经大成》提到过这种手术。

  唐由之毕业后想到上海工作,但是眼科权威李凤鸣教授希望他能留在北京工作。后来卫生部要了他们几个,他便就职于卫生部中医研究院附属医院眼科。

  1958年,唐由之开始从中医典籍中寻找手术治疗白内障的方法,一千多年前唐人的专书中就有系统地论述过72种内外障眼病症。1774年清代黄庭镜《目经大成》中对“针拨白内障”金针刺入位置的描述是:“风轮与锐眦相半正中插入,毫发无偏”,但是这种手法已经在清代后失传。

  唐由之每一个字里发现有限的信息,“风轮”是今天通常说的黑眼珠,“锐眦”,普通人叫它外眼角。那么“相半”的位置就是黑眼珠和外眼角正中间的白眼珠地方。破解了这一段论述,剩下的就是用数字来量化和定位了。

  唐由之说他找到的这个“相半”的位置,就是8毫米外侧白眼球加6毫米黑眼球的一半,然后取中间处。这一位置在现代西医解剖学中,叫“睫状体平坦部”,是一块禁区,在这里动手术会发生“交感性眼炎”、“大出血”等一系列不堪设想的后果。印度曾经在这一禁区做过552例手术,两年内病人全因后各种各样的后遗症失明。

  唐由之确定典籍中的进针部位就在角膜缘与外眼角之间睫状体的平坦部以后,便开始了他的动物实验。动物实验取得一定成果后,他把手术做到了尸体解剖上。一年以后,1959年,22例患者全部成功。

  1961年他在《江苏中医》杂志上发表了论文,但是更多人对他的手术还是持观望态度,一个1.8毫米的小切口,切开的是西医早就有定论的“死穴”——虽然今天西医很多眼部手术都是从这个切口进入眼球的后部了,但是在半个世纪前谁有勇气来推翻西医理论呢?

  上个世纪60年代,中外医学界展开了交流,一些被卫生部安排到广安门医院观摩的西方同行,看到了唐由之的手术非常震惊,但他们在震惊和迟疑中并没有否定这一手术,有的西方医生还两次,三次地到中国来观摩。

  “套出”白内障

  金针拨障术终于复活了,对于老年患者,唐由之用针把遮目的迷雾拨到了黑眼球的下方,使人复明就是成功。

  但是考虑到对于年轻人,还要有几十年的时间用眼,如果拨下东西长时间呆在眼球里产生不良后果怎么办?

  就在他进一步研究“针拨套出术”将白内障取出眼球时,1968年这位“白专”作为医疗队成员到广西农村工作,不同的是,唐由之是其中被监督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在接受“再教育”的同时,他又用针拨术为缺医少药的广西农村治疗了不少白内障,他的名字在边远省份传扬开来。就在他研究白内障套出术器械的那两年间,先后在1968年任广西壮族自治区革命委员会主任,1969年任中共中央军委委员的韦国清,也请唐由之为他眼疾会诊。

  70年代初,唐由之又被分配到医疗队去福建继续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为贫下中农服务,一次福州军区司令员皮定均想请唐由之去会诊眼病,有人马上就想阻挡。有一天,皮司令二话不说,派出了军区的奔驰,接上唐由之就走。后来回家时对爱人陆丽珠说,“那天我坐的是奔驰,她没敢拦我”。

  唐由之的针拨套出器械,是在北京时和在苏州医疗器械厂研究出来的。1975年给毛泽东做手术时,没有用套出术,只用了针拨术。

  唐由之在中医治疗白内障的领域又进一大步,但回到北京后正是冬季,他仍然被命令去烧锅炉,邻居问他,你的手能干这粗活吗?干惯这个,以后做手术抖不抖啊?

  难度最大的手术

  唐由之的医术一直传到了周恩来那里。

  1972年,唐由之接到一个任务,给柬埔寨的宾努亲王做白内障手术。

  此前宾努亲王已在法国等西方国家医治过,但是西方国家都拒绝给他做。因为他患有严重的头部震颤症,局部麻醉无法控制,全麻也不能控制。在他头部不停摇摆的同时,西医如何切口开刀?

  这种情况,即使是唐由之的针拨术,也难以下手。为了完成周总理指派的这项任务,北京301医院专门为此成立了以眼科主任尹素云牵头的医疗组,请唐由之参加。唐由之测了一下,宾努亲王的头部神经性摇摆差不多是一分钟60次,可是当他听说要做手术,摇摆频率突然增加到每分钟大约120次!而且医疗组观察到,宾努亲王在睡眠中头部摇摆都不停止。在一个有这样病情的外国的元首眼部做手术,政治风险谁能担得起?

  唐由之后来想到了被他称为“没有办法的办法”的方法,用自己的双手紧紧夹在宾努亲王的面颊,而自己同时两只手都拿着手术器械,宾努亲王的头摇摆,他的手也随着摇摆,这样能形成一种相对的稳定。后来他做了多次模拟实验,才把这个不得已的方案报给党中央和国务院。

  得到批准后,唐由之自己在双手和宾努亲王头部的同步摆动中,由尹素云主任协助,对宾努亲王实施了白内障针拨术。手术后,宾努亲王复明,且没有任何术后并发症。这是唐由之一生中难度最大的一次手术。

  宾努亲王对给他光明的唐由之非常感激,再次访华时专门赠给唐由之一支法国产原珠笔,笔上配有电子表,这在70年代的中国大陆还没有人见过,是件稀有礼品。

  印尼总统能看到酒杯了

  1999年到2000年8月间,唐由之三次赴印度尼西亚,为瓦希德总统治疗眼病。瓦希德一只眼球萎缩了,另一只眼球,杂合了六种严重的疾病。只能在眼外侧某一个角度上有10厘米的微弱视力,已经失明。

  1999年12月,瓦希德出方中国时,专门到唐由之所在的中国中医研究院眼科医院,希望通过中医疗法给他带来一线光明。虽然瓦希德并不了解中医,但他配合得很好,唐由之给他设计的方案是每天固定在同一时间给瓦希德治疗一小时,但是这位总统虽然几乎什么都看不到,却还得日理万机,于是,治疗时间就成了,什么时候他有空就治一个小时。这种不定时的治疗还经常由于瓦希德的奔忙而挪到晚上,有时还在听下属汇报,有时是有客来访。

  治疗一段时间以后,瓦希德总统高兴地发现,自己能够隐约看到宴会桌上的酒杯了,与人干杯成为一个令双方愉快的事情。还有一件令他喜出望外的事情是,以前在与客人握手时,他只能先伸出手去,让对方握过来,现在,他能看到对方伸过来的手,并迎着这只手握上去。

  瓦希德的视力后来恢复到不再只通过一个侧面小小的角度来感光,而是能隐约看见一米以内的物品。印尼的媒体在瓦希德刚刚进行治疗不久,对中医和中药作了这样的报道:“瓦希德总统的秘书证实,总统被医生确诊为眼视神经、视网膜等损坏而无法恢复视力,但经过中国两位中医药专家的治疗已有明显好转。在几次‘一个多月’的中医药治疗后,现在总统已能看到一米以内的物体。”

  两位中国医生,就是唐由之和他的夫人陆丽珠。陆丽珠是位药学专家,她的专业很好地帮助了唐由之把一些治疗方案,落实为具体的药物操作手法。

(责任编辑:魏小刚)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不老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 283088882 联系人:国华